林谷里的小希望

......你来了啊。好久不见。喝杯茶吧。

個人覺得還是寫的能看的一個自家cp的....長段子。

烺白农药paro之没事憋喝酒。

(感覺這篇人物性格和節奏抓的還可以。算是比較典型吧)


比赛打赢了的庆祝会上,大家一起吃饭。
遇到了一些战队粉x(天哪他们咋可能有粉丝)
有人给队员敬敬酒。
大家都放纵自我的小小喝了点。
二少爷怕老白三杯倒这个感人的酒量撑不住。就替他挡了好多。
挡的自己都有点儿醉了。
最后淳子姐姐开车带大家回去。
那两小只坐在最后。二少爷靠着老白。闭着眼,长发散着,脸有点儿红。这俩在路上大概是小声的说了说话。比如,你这家伙不要这么勉强自己啊。你没事儿就好不用管我啦,我比你能喝多了。安啦,我真的没事再让我靠会儿。
最后还是安静的坐了20多分钟。老白一手环着那家伙的腰顺便摸摸毛。
阿鲤和淳子姐姐在前面聊了聊战术和这帮小孩们以及这个破队不确定的未来。

荆哥伸出一只手挡住这俩的方向不让小明看。顺便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搂了搂。


到家之后就一对一对的回屋了。停车位离门口有点儿远。阿鲤扶着门等着大家。
小鹤帮忙搬了好多东西。

老白扶着二少爷慢慢走着。期间二少爷大概是真的不太清醒,说着反正我也没有你有天赋嘛这样帮你扛过去正好这样有点儿自弃的话。
老白表示别说这种话啊笨蛋。语气比较严肃的安慰了一下。
二少爷无声的笑了。




回寝室之后老白帮他脱了外套盖好被子。说了晚安。二少爷突然支起腰亲了他一口。
然后躺回去看着脸红的人漂亮的笑着,说了他那半晚安。

老白收拾收拾自己睡了。

一会发现自己睡不着了。开始努力的回忆高一学的思想政治知识点。
但脑子里还都是那家伙。
比平常还可爱,想......
不对怎么能对朋友有这种非分之想呢。老白翻了个身看向裹着被子就露个呆毛的那边。
大概是睡着了吧。不要打扰他了。

那人听到了他翻身的声音。开了口。
喂。你也....睡不着吗?
怎么会啊。老白否认了这个事实。
果然没睡。二少爷果断的戳穿了他。
这是梦话。
哦。那我就直说了。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的吧。二少爷特意把几个字拖的很长。
怎么突然说这个。老白彻底醒了。
睡不着聊天啊。
聊个鬼啦这明明是表白。老白内心os。
... ...
你呢。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
谁啊。是我吗?后半句的音量压的很低。
... ...嗯。
真的? 声音中有藏不住的笑意。
真的。你这家伙赶紧睡吧。虽然有好几天的休息时间但也不能熬到太晚啊。
睡不着啊。装什么,你不也一样吗。


这家伙有点儿不对劲啊。
老白下了床走过去试试他温度。很正常啊。又帮他掖掖被角。
他好像自己又多解了几个扣子。手指不小心碰到那家伙的胸了。二少爷抓住那纤细的手腕将那只手从敞开的领口伸进去放在自己胸口。
老白感受到了那皮肤下面心脏跳动的频率。奇怪的感觉。
你这是干嘛。他又脸红了。
睡不着的话不如来做互相喜欢的人之间会做的事吧。那家伙露出了那种魅惑的笑。他本来长的就漂亮,这时候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叫人完全无法拒绝他的请求呢。
那就这样吧。
好啊。老白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说着。随即贴上了那两瓣薄唇。



【拉灯拉灯】



(寫這倆的H有種莫名的犯罪感)
















评论
热度(1)

© 林谷里的小希望 | Powered by LOFTER